比特股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比特股中文网 首页 EOS EOS观点 查看内容

BM再发雄文:自由需要彻底的透明或彻底的隐私吗?

2017-12-19 21: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33| 评论: 1|原作者: peterchen145


  作为一个社会,在隐私这个问题上我们似乎有着双重标准。我们想知道关于别人的一切事情,同时,又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希望别人忘记我们的权利,但是我们希望记住关于别人的一切事情。

知识即力量

知识即是力量,尤其是对于那些不能平等地获取知识的人来说。因此,在我们追逐个人权力的本性中,我们渴望增加自己的隐私,同时尽可能多地收集关于别人的信息。这种伪善在政府身上很好地体现了出来,政府寻求获取所有人的信息,而不让大家获取政府的信息。

最终,是我们对隐私的渴望和被忘记的权力让我们彼此对立。我们被教导不要相信我们的邻居,但是却要去相信一个渴望权力的官僚机构。我们要求政府在追查犯罪的时候无所不用其极,但是我们给予他们的权力反过来被用来对付我们,把我们都变成罪犯。

政府利用他们对我们生活的每个细节的信息来追踪我们,对我们征税,威胁我们遵守他们的专制的和被滥用的法律。对于爱好和平自由的人来说,从政府那获得完全的隐私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们相信这种隐私能限制政府征税,监管的权力,当它压迫人民的时候,我们希望它对人们一无所知。同时,世界上的政府都在尽它们所能地让“从政府获得隐私”的行为变成非法的。同时,政府却努力使自己从它的受托人这里获得隐私。

这是一个代表政府的透明的分治策略。当我们对于其他人只知道政府告诉我们的那些信息外一无所知,而政府对每个人呢无所不知时,我们就是被奴役了。政府利用隐私和保密作为竞选的误导和宣传的基础。只有通过保密,政府才能操纵大众,由此控制整个社会。

某种意义上来说,隐私是真相的敌人。保密,以及我们为了保住这些秘密撒的谎,是几乎每部电影里的情节和痛苦的根源。唯有真相能让我们自由,而保密只能奴役我们。如果我们想把权力去中心化,那么我们必须通过彻底的透明传播真相,以此把保密去中心化。

为自由斗争的两种途径

进一步说,热爱自由的人有两种途径来对抗暴政:

1.反抗—通过反对来反抗

2.合气道----利用对手的力量来达到我们的目的

如果我们通过为自己争取更多的隐私而强迫别人更透明来反抗,这种斗争方法只有利于更强者。这是政府用来对付我们的方法。

合气道能让弱者使用攻击者的力量来反攻攻击者。如果对手打你一拳,你不是去硬挡,而是抓住他们的拳头,把它向你拉,这样让对手失去平衡,而又不会伤害自己。通过关节锁(joint locks)和压迫点(pressure points),不怎么费力你就能把比你强的对手按在地上。

在信息战争中,合气道是完全透明的。当政府对一切都了如指掌的时候,要求政府透明,我们实际上是要求所有事都是透明的。要求别人自愿地不去窥视我们,实际是要求他们违背自己的利益行事。

如果其他人已经知道了一切事情,那么我们的透明不会给予他们更多的好处。透明的作用是增加每个其他人的信息,由此让社区进行自我非暴力的治理,同时减少信息不对称。

我们可以乞求别人不去收集关于我们的数据,或者忘记我们的过去,但是,最终这些事没有管制的话就不会停止——而这就会需要别人去收集关于我们的数据。

保密的无效

保密非常的困难,即使是专家,在面对上亿美元的数字货币的时候,也守不住什么秘密。你可以说保密是一个高能量状态,它需要持续的能量输入,所以它是不稳定的;而透明是低能量状态,它不需要什么能量输入,因此它非常稳定。一个建立在透明上的社会与建立在保密上的社会相比,将会是更强大的,维护成本更低的。

隐私的错觉


让生活公开透明,暴露在外,这个观念十分吓人,以至于我们无法接受。我们相信区块链能保持我们财务的隐私,因为现实生活中,很多数据研究都暴露了我们的隐私。我们相信人们在网上冲浪的时候,没人知道我们是谁,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基于我们的浏览习惯和科技选择的数字指纹,这个数字指纹能被无耻的公司获取,向那些公司暴露我们,它们甚至比我们还了解我们自己。最终机器学习将政府能翻越数字高山,为此他们收集了20年的信息,由此获取我们一度认为是秘密的事情。

如果我们假装融入人群,然后希望有太多的信息来理解这一点,这是令人欣慰的。隐私的错觉或许跟枪战中的隐蔽和隐瞒混淆一样危险。

隐私和秘密就像是一个魔法精灵,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把它放回瓶子里了。多数情况下,精灵逃脱只是个时间问题,我们一度以为是隐私和安全的事情现在都是公开的了。

假设一切都是公开的

最安全的做法是,在你行动前假设一切都是公开的,这样你就能把你的行为对你造成的伤害减到最小。事先假定一切都是秘密的做法永远都是一场赌博,赌你保密的回报比被揭露的成本风险更大。

随着技术的进步,被暴露的可能性和成本也随之上升,因此保守秘密的成本呈指数级上升。对于很多事情来说,保守秘密的成本变得比一开始就公开还要大。个人认证信息,是多数公司的责任与成本所在。

我们的挑战是我们高估了保护隐私/秘密的能力,却低估了他们想窥探我们秘密的欲望和揭露我们秘密的成本。

隐私的悖论

如果我们发明了一种科技,它能保护我们所有的财务交易信息都不公开,对每个人来说他们的身份信息都是私有的,这样就能强迫整个互联网毁掉/忘掉他们对我们所知道的一切信息,那么我们就能达到赛伯朋克的天堂了。如果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接受这项科技,那么有些人就会相信我们是自由的。

这种自由也是有代价的,比如会出现偷窃,敲诈,绑架。它能让恶意行为者逃脱他们的犯罪记录,然后继续欺骗其他人。它会降低每个商业交易的默认信任水平,增加调查的成本。这会强迫我们去设法绕过别人的隐私,从而保护我们自己的利益。换句话说,这个保护隐私的科技会加强对现状的需要。这有利于那些有着最好的间谍网络的人,或者那些最能从保护隐私中受益的人(比如犯罪份子),而不利于其他人。

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完全依赖于政府,使用他们的监控系统来追踪和抓捕犯罪份子。同时,腐败的政府会使用这项科技来洗钱,收受贿赂,为世界各地的秘密行动提供资金。极端的隐私保护只会把我们对政府的依赖最大化,而消除社区自我治理的潜力。

保密是真相,自由的敌人,是压迫的工具。

透明的政府

透明的社区自我治理是公平的解决方案。通过透明,才能对公开的恶意行为照进阳光,私密的犯罪行为也一样。如果每个区块链上的账户都绑定到一个公开的身份上,同时绑定了声誉,以及绑定一个能保护账户安全的关系社交网络上,那么这时候,也只有这时候我们才能终结犯罪份子对数字货币的盗窃行为,才能终结对政府干涉的需求。

想象一下,如果政府查抄你的房子,拿到了你的私钥(或者把你扔进监狱)。一个5美金的扳手就能打开的硬件钱包,是不能像一个全球的用来保护你的权利的社交网络一样安全的。

一个恶意行为者由于也受到透明的社交压力和去中心化法庭的治理,所以无处转移你的资金。这样就基本能杜绝由于黑客攻击或敲诈造成的资金偷盗行为。

构建更强大的个人防卫体系,我们也无法克服有组织的犯罪,只有构建更强大的社会防卫体系,我们才能克服有组织犯罪。我们不能一边继续尽可能多地隐藏信息,一边减少对政府管制的需求。当大众都互相支持,积极忽视那些侵犯他们人权和尊严的命令时,有组织的犯罪便无能为力了。只有在一个极度透明的社区里,才能消除有组织犯罪,而在一个极度保密的社区里,消除有组织犯罪是绝不可能的。

道德高地


透明性是保护道德高地的基本需要。没有了透明,政府就能利用他们对信息的控制,掩盖现实,为了把他们的行动正义化而肆意诽谤他人。只有通过保密和谎言,政府才能维持道德高地的错觉。

接受一个激进的透明性计划与使用非暴力改革来对抗暴政一样吓人。无辜的人会受到伤害,有些人甚至会死去。正如甘地所说,非暴力需要的是对人的善良的信念,但是也需要对政府或无政府的信念。

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会成为揭露政府暴行的殉道者,把大众凝聚起来,同时削弱政府的权威。当社区过来帮助那些受到伤害的人的时候,也只有这时候,政府才会丧失它的力量。这只能通过透明来达成。

区块链改革

公开的区块链是透明性和言论自由的一次实践。他们的基础是对财物交易的完整的透明的公开的记录。通过这个透明性的基础,一个去中心的全球社区就能引导一种货币和价值系统(它把人类从资本控制以及由法币支配的不负责任的战争机器的印刷机中解放出来)。

如果我们能成功的把那些印刷机拿走,那么我们就能终止大部分的战争。没有了印刷机,民主国家就不能一边向它的公民征税,一边一边公开支持侵略战争。

我们怎么处理资金,就要怎么处理身份,争端解决,以及社会保障。通过更多的透明性,我们才能把他们的权力去中心化,然后提高和平与繁荣的机会。

政府依据KYC和反洗钱法案开始对数字货币进行攻击了。通过这些法案,它们设立了进入的门槛,重建了信息不对称—这是他们权力的来源。而数字货币社区却表现得他们无法自我管理,或阻止偷窃,敲诈和贿赂。正是我们无法管理自己,才让政府占领了道德高地,把日益严格的监管行为正义化,这有可能会禁止数字货币。

我们没有团结起来,而是让世界上的政府们去攻击个人。我们多数的技术方案都集中在把我们从政府那边躲起来,却没有帮助那些不能躲的人。有一句话叫做,你可以跑,但是你不能躲。这句话在涉及政府的问题上,无法更真实了。

不放弃现代社会的魔法,我们就能不把信息时代的精灵放回瓶子里。我们最好的防守就是继续进攻,继续激进增加的自发的互相的透明性,以至于有组织犯罪都无处藏身。

未来的治理是建立在一个透明的区块链之上的。​​​​

原文地址:https://steemit.com/eos/@dan/does-freedom-require-radical-transparency-or-radical-privacy

转载地址: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86715446232110

比特帝国区块链交易所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刘硕高 2017-12-20 10:12
不错

查看全部评论(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