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帝国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比特帝国 首页 比特股 比特股观点 查看内容

细数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发展现状:不是不“爆”,时候未到? ...

2018-11-8 17: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28| 评论: 0|原作者: 白话区块链

白话区块链

从入门到精通,看我就够了!

作为一项全新的应用技术,“区块链”这一概念从2015年初诞生之始,便面临着“如何落地”的困惑。当“去中心化应用”与“区块链游戏”先后出现,很多人就顺理成章地认为:区块链技术的第一个落地应用是“区块链游戏”。

事实,或非如此简单。

如果我们将“程序运行数据上链”作为一个应用是否实现“去中心化”的标准,那么,第一类实现去中心化的应用,可能是多节点运营、所谓“去中心化”的交易平台,尽管这个应用只在区块链行业内部传播,而且圈内的人也不怎么使用它。

但不管怎么说,作为第一类与区块链结合的具体应用,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注定会在区块链的历史上奠定自己的特殊地位,留下自己独有的发展轨迹。

而如果我们把时间线拉长就会发现,和其他所有的新兴技术与应用一样,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在发展的过程中,实际上是经历了一个人们非常熟悉的发展路线,也就是“技术炒作曲线”。而它现在,刚刚从幻灭期的最低点爬出来,朝着复苏期稳定移动着。

无数技术都遵循这条“技术炒作曲线”
去中心化交易平台这一细分领域也不例外

在今天的推送中,我们就将兑现上一篇文章《骂着中心化交易平台,还不得不用!去中心化的为什么还不行?》末尾对读者的承诺,以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发展史为主线,介绍目前几种主流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发展情况及其业务模式。


 01 
触发与膨胀:BTS/" target="_blank"">比特股的幻灭

我们曾经提过,在去中心化交易平台进行宣传时,项目方最爱说的一件事就是“中心化交易平台不安全”之类的话,这在现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我的资产放在OK火币ZB这类交易平台,怎么就不安全了?所以,对“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必要性的质疑”在业内也一直在发酵。

老实说,在资产保管方面,大家有这种感觉是很正常的。因为中心化的交易平台,也就是乘着最近两年大牛市的东风,才能赚这么多钱去招聘一大堆网络安全专家,来让自己的资产安防固若金汤。

而在此之前的几年,它们实际上十分落魄,还一度被上面那根“技术炒作曲线”的发布方Garter公司给打入了“幻灭期”的深渊,连融资都成问题。

所以说,很多资金匮乏的中小交易平台,其实非常容易被黑客们旷日持久的全方位网络攻击攻破。在当时,你的数字资产存在交易平台的热钱包,可不像现在这么让人安心,那种感觉就像是把资产放在黑客炮火纷飞的交锋前线一样,保不准一炮轰过来,你的资产就灰飞烟灭了。

在人们对中心化交易平台铺天盖地的抱怨声中,世界上第一家“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比特股于2015年横空出世了。从它的设计我们可以看出,它最初的定位,是想要全面替代中心化交易平台。

对很多人来说,中心化交易平台就是一个可以快速进行交易的“跨链”钱包。所以,在当时的比特股看来,这些中心化交易平台具有的功能,比特股都要有:高扩展性的处理系统、可以任意“跨链”的资产交易,各种优点全部都要具备,一个都不少。

比特股在某种意义上,确实实现了“高并发”和“跨链”这两个特点。其中,前者由大家耳熟能详的DPoS共识机制来实现,但很少有人会去质疑后者:比特股作为一条独立的智能合约型公链,它是怎么允许比特币以太坊等其他公链的资产在其之上进行自动化的流转,并进行跨链交易的?要知道,即便是在几年后的今天,“跨链”技术都堪称“行业难题”。

答案是,你在比特股上所交易的“ETH”,根本就不是真正的ETH,而是一个代表着ETH的、基于比特股公链的Token。最要命的是,这个Token还不是像年初那种寄宿在ETH钱包里的EOS一样,由ETH或比特股官方发行背书,而是由一些私人承兑商发行的白条。

具体来看,在比特股上进行交易的大致步骤如下(为方便读者理解,这里模拟一个大家熟悉的币币交易场景):

1.ETH→“A.ETH”

我们假设一个场景,你想要在比特股交易平台上用ETH去换取EOS。但是,ETH根本没法在比特股公链上自由流通,那怎么办?你必须把它换成一个基于BTS的代币,就好像你出国旅游,CNY纸币有时候无法在当地流通,必须换成当地货币才能使用一样。

但是这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你在用CNY换外币时,是可以找正规的银行,换取正规的真币的,而你在比特股上换取基于BTS的“ETH”时,你只能找到一家可信度未知的承兑商A【注1】,把自己的ETH汇给他们,从他们那换取对应数量的BTS版ETH——也就是“A.ETH”【注2】。而这个“A.ETH”,它就是一张由承兑商A自己发行的白条。如果有一天,A跑路或者不干了,而你手里还捏着这个“A.ETH”,那这个白条就作废了,只能当做“古董”来供后世瞻仰。

【注1】这样的“承兑商”,在区块链领域一般叫做“网关服务商”。在传统金融领域,“网关”一般是指银行金融网络与公共互联网之间的接口;在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网关”则是指用户的现金与去中心化交易公链Token之间的兑换机构。两者之间有相似之处。

【注2】在比特股中,“A.ETH”一般是指“由A机构发行的、代表ETH的Token”,这种Token只能拿到A机构去兑换成为ETH。

2.“A.ETH”→“B.EOS”→EOS

抛开上面各种假设,现在你已拿到这个“A.ETH”,然后你去市场上换取EOS,然而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这里是比特股公链,在它之上并没有什么EOS,有的只是基于BTS、由N多个像A一样的网关服务商发行的“B.EOS”“C.EOS”“D.EOS”“E.EOS”等各种EOS支票。

假设你用手里的“A.ETH”,按照汇率换取了相应数量的“B.EOS”,然后呢?你还要拿着这个名为“B.EOS”的白条,去B网关商那里去兑换真正的EOS,然后再把这个EOS转移到自己的钱包里,对了,你还得祈祷在这期间B网关商不会倒闭或出事,否则你这个白条就只能当“古董”了……


在比特股上用BTC去交易ETH的大致流程

毫无疑问,这样复杂的流程和极高的安全风险,光讲起来都让听者痛苦不堪,具体操作起来更是苦不堪言,足以让高并发性的石墨烯技术黯然失色。

毕竟,若你在熟悉界面登陆、充币、提币的过程中花了半个小时,那在撮合成交过程中省的一两分钟信息上链时间又算什么呢?

可以说,这种不友好的客户端体验,成为了普通用户使用比特股最大的阻碍,由此产生的交易深度不够等流动性问题,就更不用提了。

在这方面,去年曾经发生过一个典型的例子。我们都知道去年年初,BTCC、火币、OK这三大中心化交易平台在政府的要求之下,一度停止了BTC的提币。上述中心化交易平台的交易额一时骤减,忙乱之中,比特股在巴比特上发布的一则广告成为了用户们的救星。于是,人们纷纷涌向了无需进行KYC的比特股。然而,就在大家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自由乌托邦之时,他们被眼前展开的页面(如下图)所震惊。

如你所见,比特股的客户端界面,还停留在几年前的Web水平,如同机械电路板一般复杂。而且,比特股本身并没有一个广泛应用的移动端App,这直接要了无数投资者的命。要知道,他们已经被中心化交易平台App的傻瓜式界面惯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还有动力跟你去玩这探险游戏。

当时,很多投资者们一边登陆比特股,一边吐槽复杂的登录界面和操作流程,最后索性放弃。而随着三大交易平台提币业务的逐渐恢复,比特股也失去了最后一次反杀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可能性,至此正式告别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地位,在下坡路上越走越远。


 02 
口碑跌落:节节败退的以德

比特股对中心化交易平台挑战的失败,使得“去中心化交易”这一主题概念一时陷入低潮。在经过短暂的消沉之后,一些冷静下来的从业者也开始重振旗鼓,尝试在准确的定位之上,稳步发展这个垂直行业。

而这个尝试的第一步,则是先简化用户的操作步骤,摒弃掉“伪跨链”的模式。毕竟,这种由中心化网关进行资产托管的方法,一方面,操作太过麻烦;另一方面,安全风险系数也相当高。

事实上,我们仔细研究一下就不难发现:比特股这种所谓的“去中心化交易”,虽然不是中心化交易平台“左手换右手”那样的来回倒,但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

在这个网络上进行交易的人,归根结底,其实并非普通的C端用户,而是那几家大的B端网关服务商。他们手里捏着用户的大笔资产,然后让自己发行的代币在交易平台公链上流通。

最关键的是,像比特股这样的自由主义社区,并没有对这些网关服务商做KYC。从这点来讲,这些中心化网关服务商的可靠性,没准还不如有具体公司注册地址的中心化企业,毕竟后者多少还有个重资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总之,正如上面所描述的,不管是操作麻烦也好,还是危险系数大也罢,这种“伪跨链”的交易模式,在业内人士看来,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持续下去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后比特股时代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项目都有一个特点:短时间内,基本都不再琢磨“跨链”的事情,转而只在以太坊公链上老老实实地去开发针对ERC-20代币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和很多人想象的不太一样,在以太坊公链上搭建一个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其实没那么难,难的是怎么把体验做得比较好。

举个例子:很多人对年初跑路的以德估计还有印象,虽然它和以太坊一样都姓“以”,但绝非很多人望文生义所理解的“以太坊官方背景”,它其实就是由一个程序员开发出来的个人项目。你没看错,虽然具体的运营客服什么的可能会雇用些职员,但整个项目的开发、代码的撰写,只有一个人。这样的产品,虽然说勉强可以用,但是体验极差。

各种狗血的细节就不说了,只提一个比较共性的特点:充币、挂单、成交、提币等一系列操作,全都要上链收费。如果说比特股的DPoS高性能使得用户一度忽视了这个弱点的话,那么以太坊公链的PoW机制就彻底把这个弱点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不夸张地说,除却那部分想收一些小众币种的人会来以德交易(以德交易平台完全是自主上币,各种冷门币全有),一般的投资者是根本不愿意来以德进行交易的。

界面复杂、体验卡慢、被盗、分叉、跑路……你能想到的负面新闻,几乎全都集中在了这个漏洞百出的项目上。

随着以德在2017年下半年被盗,又在2018年上半年跑路,这个项目也彻底破产,沦为了行业典型反面教材。而其他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项目方,在目睹了以德的悲剧之后,也纷纷从中吸取教训,避免踩上以德之前蹚过的各种雷。

其中一个共性就是:像以德这种被称作“链上订单簿”的运营模式,从此被彻底摒弃。而“链下订单簿”模式(只把最终成交的结果记录到链上,而挂单撤单这样的撮合信息不再上链),最终成为了大大小小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标配。这其中最典型的一个项目,就是一个名叫“0x”的技术协议。


12345下一页
比特帝国区块链交易所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